操作工/维修工/点检员,设备的日常保养到底谁来做合适?

设备的日常保养到底由谁来做,这已经成为企业争论的永恒主题。在传统制造业,多数人认为这些工作应该由操作工人来做。又有很多企业认为专业的事就应该由专业人来干,让那些不懂设备的人来保养设备,风险太大!

设备的日常保养到底谁来干呢?

任何事物有优点必然有缺点,真理与谬误本来是一丝之差,悖论总蕴含其中。

笔者曾经去一个钢铁企业考察,在长达500米的大车间里走了一趟,发现减速机覆盖着厚厚的油泥,地下的自动加油装置很脏,油管爆裂,油漏了满地。我询问设备操作人员,这些设备是否该由他来维护?操作人员告诉我,他们主要是对着DCS控制系统屏幕,监控工艺流程的执行,这些事他们没有精力去做。我问:“那谁来做呢?”他们回答:“应该是维修人员吧。”我又去找维修人员去询问,这些事是不是该他们来做?他们说:“我们是根据工单来做事。我们手头有很多事情要做,也没有闲着。”我问:“到底谁来管这些事?”他们说:“你去找点检人员。”我又去点检站找到点检人员询问。点检人员抱怨说:“你看车间这么大,我们一天点检要走很多路,也很辛苦,这些事肯定我们没时间做。”这让我感觉,设备就像一个孩子,问他爹,他爹不管,说是他妈妈的事;问他妈,他妈不管,说是爷爷奶奶的事;问他爷爷奶奶,爷爷奶奶说他们自己的孩子不管,为什么我们来管?于是它就成了没人管的孩子。这样的例子在企业司空见惯,屡见不鲜。


设备的维护保养到底谁来干呢?

我们人类从来不会忽视对自己身体的“自主维护”的,绝大多数人也不会把自己的健康押宝在医院里。如钟南山院士所说,自己是自己最好的医生。几乎每个人都会结合自己身体状况预备一些常用药,小病初起时就服药预防,感到有些不适就会休息、调整,这“自主维护”的工作量恐怕不会少于医院“维护”工作量的20%。也许设备本身并不可以自己维护自己,但如果我们扩大系统的范围,将设备和操作设备的人包含在一个圈子里,这个“人-机”系统就会“自主维护”了。


“自主维护”不在于能够做多少,而在于是否有这样的意识。企业开始实施自主维护体系,会存在一定损坏性维护的风险,这要靠制定维护保养规范和充分的技术培训来弥补。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与损坏性维护的损失相比,企业更多获得的是员工对设备的正确操作,对设备经常的清扫,对微小隐患、萌芽状态故障的处理(至少是信息传递)以及对设备像孩子般的呵护。重要的是,自主维护能够培养员工的主人翁精神,让员工更关注设备的细微状况,与维护的风险比较,企业的收获是巨大的。


自主维护也应该设计具体的管理流程。笔者认为,自主维护要从设备的清扫开始的,接着是对设备状况的点检、记录和分析,然后就是保养,员工可以在紧固、润滑、调整、更换、堵漏、防腐、对中、平衡、疏通、粘接等环节中选取必要的步骤,之后又回到起点,进行下一个点检部位的清扫,……,这样循环往复,不断重复着自主维护AM闭环。


谈到员工对设备的自主维护,有很多不以为然的议论。不少人认为企业应该分工明确,操作员工只管操作就行,维修应该由专业维修人员来做。让一些文化程度和技术素质较低的员工来维护设备,常常会捅出更大的漏子,还不如不做。


如果我们能够通过规范来引导员工的自主维护,通过规范来规避损坏性维护的风险,那么自主维护就可以发挥出最大的效益。


对设备的自主维护是基层员工自主管理的重要内容


所谓自主管理,小到个体员工自觉、自律、主动、积极的现场改善和创造性工作,大到自然班组、工段、车间的自主团队活动和自我管理。自主维护是日常生产运行中员工对设备、工作设施的清扫、检查、保养乃至简单的维修活动。“自主”就是焕发员工的主人翁意识和团队合作精神,就是让员工充满自豪、激情地参与到工作改善之中,让他们不断从工作中寻找乐趣、兴趣,不断获得成就感和满足感。


孔夫子早在2000多年前的论语中就有这样的论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意思是说:成就君子,就晓之以道义;造就小人,则以私利引导,小人也就只知道逐利。他还说“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其意思是说:以政令来教导,以刑罚来管束,百姓会因求免于刑罚而服从,但不知羞耻;以德行来教化,以礼制来约束,百姓就会知道羞耻且走上正善之途。


大到社会,小到企业,微到班组和个人,能不能完全依赖“他律”来治理?我们是否需要下大功夫来营造一个“自主、自觉和自律”的社会环境和企业文化。只有“诚信”、“负责”、“自我规范”从每个机构,每个企业、每个班组、每个员工自身做起,才能让企业乃至整个社会更高效、更有序,更安全、更健康以及更环保。


笔者曾经饶有兴趣地关注过动物群体智慧的状况,发现很多值得思考的现象:个体蚂蚁并不精明,而50万只蚂蚁的蚁群,通过个体互动传递信息,在无“主管”情况下运作良好有序;千百条鲱鱼群动作配合得天衣无缝,可以瞬间同时改变方向,而不会慌乱碰撞;千万只工蜂,由侦查蜂通过“投票”表决方式来确定新蜂巢的地点,一般不会出现重大失误;悠闲的鸽群受到惊扰会马上起飞避险,毫不惊慌失措或者四处乱撞;北美驯鹿在面对突发事件时会迅速有组织朝各自逃生方向奔跑,没有一只驯鹿会挡住同伴的逃生方向,也不会发生踩踏事故。这些动物依靠的是自发的群体智慧!


在非洲有一个靠吸食牲畜、动物血液为生的蝙蝠种群,更创造了一个利他主义的群体延续原则,就是每个吸食到新鲜血液的蝙蝠,有义务来反哺那些三天内没有得到食物,奄奄一息的同伴。他们就是靠着这种利他主义的、自主、自觉和团队合作精神才能不断将自己的种群延续和发展。


与此相反,人类在突发时间发生后往往会十分慌乱的相互碰撞、踩踏,甚至自相残杀。为什么人类却缺乏动物界的某些共有本能呢?这是否要归因于人类活动长期依赖政府、组织、制度或上级的约束或指令,长期缺乏自主决定和自发的群体合作训练呢?!谈到仿生学,人类的“组织行为”为什么不应该好好向这些动物学习一下呢?


在企业运行中,组织应该给基层员工以更多自主决定权,引导他们在实践中模拟和学习,适应生产情景的变化,自主形成行为规范;组织里更多的以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来决定群体的行为方式,这个群体会变得越来越聪明;而且,只有每个个体成员都以负责任的态度行动并自己做决定的时候,群体才趋向于有智慧!

设备保养和自主维护——可以作为员工或者班组自主管理的起点。

微EAM致力于工业互联网云平台、工业APP及移动办公,主要有设备管理系统仓库管理系统工单报修系统生产ERPEHS管理系统,视频监控,数据采集监控系统。
快速开发、灵活配置,费用最低仅传统投入的五分之一。无须注册,直接体验试用。
详细请咨询客服。
微EAM致力于工业企业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转型,驱动企业降本增效,推出工业互联网云平台及工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