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制的黄昏即将到来,雇员型社会将要消亡?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一个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的、不可篡改的账本数据库时代正在到来,具有9万亿美元规模的贸易金融行业已遭遇巨大冲击。同时,区块链对传统商业领域的颠覆作用正在显现。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龚焱教授在他最新出版的专著《公司制的黄昏:区块链思维与数字化激励》一书中就仔细论证了这一趋势,即区块链技术将如何彻底改变存在了600年的现代公司制,以及在区块链思维引导下即将引发新一轮的组织革命。

火币大学的于佳宁博士也提出了“分布式商业理论”基础上的平台企业革命,即从股东价值最大化到生态价值最大化的变革。

事实上,所有这些理论已经不再停留在纸面上,以Gojoy为例,这家创办于硅谷定位为区块链平台的电商企业,区别于传统电商的平台的最大特点就是消费者即是平台股东,享受股权增值收益,共享平台50%利润分红,这是一种与消费者共创利润的生意模式。

伴随这些商业模式的革命,企业组织的内部形态也正在发生变化,一个显要的趋势就是传统雇员“个体化”。“跳出企业外,不在组织中”,成为自由的个体。混合用工形态成为大的趋势,即“超级平台+超级个体”。也就是,公司制的黄昏即将到来,雇员型社会将要消亡,超级平台将崛起,超级个体将崛起。

组织变革

从“三边博弈”到“三位一体

从2008年开始,很多大公司对股东价值最大化开始反思和重构,成为了公司治理中的重中之重。此后,沃尔玛的员工利润分享受到推崇,尤其是亚洲公司“员工第一”的做法取代了股东价值最大化的提法。

到了互联网时代,马云提出,“我认为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是21世纪的普遍价值观”,在马云看来,股东应该放在最次席。

对此,龚焱教授表示,“‘股东、员工、客户’三者在公司内部的博弈恰恰是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同生产要素的地位和作用在发生变化,即早期制造业经济的时代资本在整个生产过程中占有最重要的地位,之后资本地位下滑,而知识、技术在整个生产要素中的地位不断上升。”

从历史的逻辑框架来看,从二次世界大战至今的70年间,商业社会经历了两次定价权的转移。第一次转移是从制造商转到渠道商,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从“定价为王”到“渠道为王”;第二次转移是从渠道转到用户,也就是从“渠道为王”转到“用户为王”。

龚焱教授认为,定价权转移的触发因素是互联网,“互联网填平了买方和卖方的信息不对称,使得定价权的天平从卖方转移到了买方手里。由此,2000年之后的伟大公司,基本上都是用户驱动的公司,比如Facebook、Google、亚马逊、腾讯和阿里巴巴。”

但是,这种转移并没有结束。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是,C2M(反向定制)和个性化定制正成为零售业发展的典型模式,在今年“双十一”期间,C2M商品占到了总零售商品相当大的比例,同时,C2M重构的不仅仅是商品设计、研发、制造的全过程,它同时重构的是整个商业生态。

事实上,在企业界,在公司制的天地里,传统企业的边界正在瓦解,互联网已经开始重塑组织关系。

以趣头条为例,趣头条将广告费用直接补贴给用户,这种思路已经逐渐成为商业模式的新趋势。敏感的人群会马上察觉到,这有点类似于区块链挖矿的逻辑,用户行为即挖矿,可产生裂变,有用户行为就有付出,有付出就应该有收益。事实上,这正是“区块链”的逻辑。

在股东、用户、员工之间的三边博弈下,这三边的边界都将被打开,股东、用户、员工的角色将会交叉,最终“三边博弈”将成为“三位一体”。

在《公司制的黄昏》一书中,龚焱教授总结了一个纯正区块链项目玩法下的基本理念,即:首先,项目方通过通证(Token)向认可自己产品理念的用户筹集早期的启动资金,甚至通过Github(软件源代码托管服务平台)平台开放让用户来参与产品开发。此时,潜在的用户可以是股东,也可以是员工。

项目上线后,早期众筹的“股东”转正成为真正的用户。产品上线后,用户在使用过程中会因使用产品而获得Token奖励,用户成为股东。用户为了让自己的Token变得更有价值,会主动传播产品,仿佛一家公司员工要做的工作一样。所以,在区块链的项目中,股东、员工、用户显然可以是同一个人。

蔚来汽车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

2019年1月24日,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转让了其名下的5000万股股份(相当于其所持股份的三分之一)用于成立蔚来用户信托(信托价值高达3.28亿美元)。尽管根据规划,李斌依旧保留所转让股份的投票权,但蔚来用户则有机会共同商议如何更好地使用这些股份的经济收益。

根据李斌的设计,蔚来用户将有机会通过信托决定股份收益的分配方式,这加深了蔚来与用户之间的信任关系。

同时,用户对信托的使用方式,有可能围绕“蔚来值”体系展开,后者是蔚来社区引入的一个概念,用来计算用户在蔚来社区的互动值和贡献值,比如用户可以通过产品购买、用户发展等方式提高自己的蔚来值和等级,提升自己的积分奖励加成。显然,这是组织内部一种新的记账方式,伴随这种记账方式,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是:公司与用户的关系,早已从传统的供给关系转变成了相辅相成的利益共享关系。

区块链平台

分布式商业理论的实践

近十年来,伴随用户竞争的激烈化,以及移动互联网红利接近尾声,如何找到消费者,如何面对日益高企的获客成本越来越成为零售企业的难题。公开财报数据显示:天猫平台新客户的平均获客成本为 390元人民币,而拼多多的平均获客成本则超过 285 元人民币。

这给区块链电商平台Gojoy提供了机会,Gojoy2018年创办于硅谷,是以区块链技术为核心的全球下一代电商共享平台。

在Gojoy创始人Peter看来,“Gojoy的目标是让消费者成为主人,用区块链技术改变财富的分配机制。”

来看一下Gojoy区块链平台打造的基于消费者的利益共享机制:比如一件定价为5.47美元的商品,供应商的供货成本是4美元,Gojoy平台的利润为1.47美元。但是,与以往企业运营的模式不同,Gojoy并没有把上述利润全部据为己有,而是拿出了其中的50%进入了分红池,每小时都会进行分红,这样,随着Gojoy市值的升高,消费者不仅会获得相对便宜的商品,甚至可以达到最终商品免费甚至可以达到最终从分红池中获利的结果。此外,供应商不参与分红,但平台管理费需要用通证来付,这样,就会达到三位一体的共赢模式。

按照Gojoy的设计,伴随Gojoy用户越来越多,生态价值不断增加,那么其通证的价值相应也会增长,由此,消费者将能够获得企业长期成长中的收益。

在Peter看来,传统商家一般是牺牲公司的股权获得资金,然后用这个资金买流量、投广告、找明星代言,导致大部分的传统电商在最初的十几年都是净亏损。而Gojoy在零广告投入的情况下,从0到140万用户只用了4个多月,“最重要的,Gojoy所有收入都为现金利润,永远不烧钱亏损。”

“所以我们基本上员工只有技术人员,剩下的是遍布全国的粉丝,都是参与者。区块链赋能传统产业,就是把所有过去的广告成本,以及上下游的关系全部打破了,员工与老板的关系也不复存在,在全世界,我们每个用户都是公司的碎片化拥有者,人人都是平台。” Peter表示。

不仅如此,Gojoy的竞争力还在于它彻底剔除了对供应商的压款问题,而这正是传统电商平台供应商最大痛点之一,即“卖得越多,现金流的压力越大”,而在Gojoy 消费者付款直接打到商家的银行,平台不再扣留他们的资金。

此外,Gojoy正在推动与网红明星的合作,并向他们提供长期的粉丝变现。“对于网红明星带入Gojoy平台的存量粉丝,我们会把绑定关系写入公链,这个粉丝未来一辈子的消费,网红明星都有1.5%的提成。所以我们建立的是一个零广告的区块链生态。截至目前为止,在没有投入任何广告成本的前提下,Gojoy的用户数已经突破160万,销售额在2亿元人民币以上。这从一个侧面验证了区块链新商业模式的吸引力及可行性。” Peter告诉记者。

“大平台+微组织”

混合用工形态的出现

早在两年前,阿里研究院的报告就显示:到2036年中国可能有多达4亿人属于零工经济的自由职业者。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智能手机和互联网市场,经济快速增长及共同的语言导致近10亿网民的同质化,缩短了这些趋势形成的时间。

正是看到了这样的趋势,胡刚与他的合伙人创办了智多多,开始构建一个移动互联网时代新型工业组织,即“企业平台化+员工创客化”。智多多创客平台是中国领先的创客共享经济online交易平台,创立于2018年,核心业务是帮助个人微创业,以及帮助企业组织创新、降低人力资源成本及财税优化。

胡刚告诉记者,“伴随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未来的工作方式会发生三个层次上的颠覆性的变化。第一层次是在企业内部,工作方式会带有‘弹性化+远程化+自由化’的特点,即只考察结果不考察过程。第二层次体现在企业的组织形态上,企业会更追求‘小而美’,即小微化、扁平化、外包化、生态化、平台化。企业的组织规模大小取决于外部交易成本。第三层次是传统雇员‘个体化’。‘跳出企业外,不在组织中’,更多人会追求成为自由的个体。企业也更倾向于采用混合用工形态,即‘平台+个人’‘大平台+微组织’。”

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胡刚为智多多找造了三类典型的服务场景:

一是企业外部的兼职专家顾问,通过智多多平台,帮助这些专家注册自己的公司或工作室,并获得全托管服务,通过移动互联网的交易平台发单并取得报酬,顺利实现了微创业。

第二个场景就是渠道费,在商业活动日益频繁的今天,有很多居间的业务介绍人也面临着第一类场景的困惑和问题,包括如何取得渠道的佣金和居间费,如何合法合规缴税等,智多多都可以用第一个办法帮助解决。

第三个场景则面对传统的大公司大企业,智多多帮助他们构建了一种崭新的组织形态,在企业内部只留下10~20人,其他同事按照新型的横向的市场化的方式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企业根据其完成的任务及其结果支付服务报酬,从而构建了一个新型的平台化的企业。

观察

从理性组织到开放性系统

从制造为王到渠道为王到用户为王,从互联网技术到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企业组织面临的内外部环境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么,为什么公司制的组织形态却没有发生太大的转变呢?

龚焱教授认为,“原因就在于公司制的底层架构——复式记账模式还没有发生变化。但伴随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改变的力量正在酝酿,山雨欲来风满楼。

伴随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人类开始进入一个以知识的创新和应用为主导的新经济时代,任何企业都无法脱离其他企业独自运转。这让传统的理性组织开始向自然性组织过渡,形成一种开放包容、相互依存、共生共进的组织系统。

这一时期很多企业曾提出企业生态系统的概念,将上下游企业都纳入到整个生态系统里,打造共生关系,比如海尔曾提出榕树型生态系统等。由此,从理性组织走向自然性组织,最终走向开放性系统成为了整个组织演化的路径。

未来,传统形式上的公司或将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社群机制,其规模将远远大于传统的公司。未来的公司,或者说是社群,将逐步成为新型的Token经济体,通过Token将各生产要素(货币、人力、资源等)纳入财富记账体系中,继而在区块链网络中对资产进行确权、流转和权益的保护(智能合约),而激励规则的设计将实现对企业家、员工和资本等多要素的配置,连通货币资本、人力资本、创业者精神,可实现新的经济均衡。

的确,在Gojoy公司内就引入了通证的形式,用户在 Gojoy 可以享受物美价廉的优质产品(商家零广告成本)。按照其创始人Peter的说法,“消费即投资,越买越赚钱 。如果通证升值 5 倍,消费等于免费,那么在哪里买不是买?”

显然,这是一种非常创新的商业关系的尝试,虽然暂时还很难给予肯定式的判断,但Gojoy至少代表了一种尝试的方向,让外界看到了一种全新的面对消费者、代理商、品牌商、网络明星的开放性系统。

微EAM致力于工业互联网云平台、工业APP及移动办公,主要有设备管理系统仓库管理系统工单报修系统生产ERPEHS管理系统,视频监控,数据采集监控系统。
快速开发、灵活配置,费用最低仅传统投入的五分之一。无须注册,直接体验试用。
详细请咨询客服。
微EAM致力于工业企业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转型,驱动企业降本增效,推出工业互联网云平台及工业APP。